潮玩破圈:一个价值300亿的文创产业正在蓬勃生长

2021-03-26 16:11:39 zhongqi 1

  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外排起了数百米的长龙,为了抢到限量玩具,开展前一天就有近百人在门口通宵等候,一入场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,直奔目标摊位。

  现场优先一千号入场。很多粉丝表示,前一天下午两点之前排队才有机会。现场一名观众从洛杉矶飞回来参加潮玩展,开展不到一小时,就消费了一万元。

  对于潮玩爱好者来说,这是一场不能错过的盛会。自2017年起,国际潮流玩具展每年都会在上海、北京分别举办两场。现在已成为亚洲地区规模最大,影响力最大的年度潮玩盛会。

  展期3天的门票在90分钟内全部售罄。2万平米展馆中,300位设计师带来近千款展会限定产品。一些品牌特别设立了提前购,不少人在提货点拖着行李箱批量购买,许多限定新品,在开展不久后就被抢购一空。

  和展会上发售的新品限定款不同,在零售商店里,潮玩大多则以盲盒的形式发售。盲盒概念起源于日本的福袋和扭蛋机。之所以叫盲盒,是因为盒子上没有标注,只有打开才会知道自己抽到了什么。在泡泡玛特零售商店,许多顾客拿着盲盒不停晃动,希望抽到概率为1/144的隐藏款。店员表示,有的顾客甚至会耗资8000元整箱购买。

  27岁的杨懿骋,收集了2千多个潮流玩具,总共耗资20多万,这些潮流玩具摆满了几面墙,在不大的房间里显得蔚为壮观。“就是强迫症。一旦到了一个量,我就希望全部收全。越后面的重复的概率会越来越高。所以后来就会买了很多。”

  杨懿骋在一家上海教育机构工作。十年前,还是学生的他,在城市超市购买了第一件潮流玩具,是以盲盒形式发售的Sonny Angel,日本的超人气娃娃。此后几年里,他陆续收集了这一系列的300多个娃娃。

  在众多潮流玩具中,杨懿骋最喜欢的还是Molly。2016年,他在港汇广场,上海第一家泡泡玛特门店,买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只Molly盲盒,拆开才发现是隐藏款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如今家中不同系列的Molly超过600个。他找朋友做了改装,那些重复抽中的盲盒娃娃,会按照不同的场景和主题摆放。

  “每一个IP的背后都是有一个小故事。我觉得它不是一个单纯的玩具,背后是有设计师童年的故事在里面。”杨懿骋说。

  Dimoo是潮流玩具展上颇受欢迎的IP,也是泡泡玛特旗下销量过亿的四个重磅IP之一。设计师Ayan十年前来上海,从事游戏概念设计,喜欢收藏手办。2017年,她在上海一家画廊偶然接触到潮玩,从此改变了她的事业轨迹。Ayan 说,“它不像手办或者雕塑那么的拘谨,无论是它的造型还是颜色,它表达的观念更自由一些。所以那时候就被吸引到了。”

  Ayan和做原型的朋友一起完成从平面到3D的设计过程,找到工厂投产,发售了自己设计的玩具。她为DIMOO设计了迷途动物、马戏团、圣诞、太空等不同系列的主题,用两年时间创作出DIMOO系列的角色与完整故事。Ayan说,“DIMOO其实是我内心的一个映射。就是外表倔强,内心有点小纠结,小惶恐,小内向的人。我觉得大家对它的收藏,就是精神文化的消费。”

  潮玩行业兴起于日本,原本集中于男生喜欢的品类,例如大兵、机甲类产品, 以二次元角色为原型而制作的人物模型类动漫周边,在早期进入中国市场后就俘获了大批粉丝。而盲盒的破圈,扩容了目标受众,最终将潮流玩具这一略显小众的文化消费品,推到了大众面前。


联系方式

  • 加盟合作:400-6225-777  17757968777(黄先生)

    商业地产合作:400-6225-777

    供应商合作:15158947977(刘女士)

  • 浙江省义乌市稠州北路1399号(新光国际大厦负一楼)

© 2020 义乌雅隆百汇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       浙ICP备20007362号

Powered by MetInfo 5.3.16 ©2008-2020  MetInfo Inc.